<acronym id="p160p"></acronym>

<i id="p160p"><noframes id="p160p"></noframes></i>

<blockquote id="p160p"></blockquote>

<i id="p160p"><option id="p160p"><listing id="p160p"></listing></option></i>

<blockquote id="p160p"><button id="p160p"></button></blockquote>

<dfn id="p160p"><acronym id="p160p"><option id="p160p"></option></acronym></dfn>

<delect id="p160p"><option id="p160p"></option></delect>

<i id="p160p"><strike id="p160p"></strike></i>

<xmp id="p160p"><acronym id="p160p"></acronym></xmp>

<dfn id="p160p"></dfn>

中旅國際,品質無憂

位置:張家界 > 游記攻略 >

夢幻張家界

2017-01-26 16:28 來源于:張家界旅游網 被圍觀:

 六月中旬,我隨著旅游團隊,悄沒聲息地溜進張家界旅游,自然是不想驚擾破壞了她的自然情懷,也好用我貪婪之眼,觀望睡美人的酣態,以滿足我賞心悅目般的期待.

  一路走過我一直在納悶,怎么不象印象中的地方,灰蒙蒙的大山,好象沒什么特別的風景,特別是入住張家界市區,才十點的時候滿城打著的士轉悠竟然連夜宵店都了了無幾.

 睡美人竟是如此的慵懶于貪婪地睡眠,對我的到來愛答不理,微閉的鳳眼,輕吐的鼻息,飄散的暗香,浸透了她的身軀.­

  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才過張家界市區,直奔武陵源,路上一直是風景,白色的樓房,青色的山頭,銀色的溪流,這是畫.當我們開始接近武陵源的時候,看見后方有一群墨色的云峰,我仿佛到了天庭所在,當汽車離城區的距離越來越近時,我才恍然發現,不,那不是云峰,那是浩浩蕩蕩的群山,威武雄壯,生成鬼斧神工之形,有頂天立地之勢,滿眼青翠欲滴的綠樹,或成林,或獨立,或于峰頂,或出于峰側,或長在谷中.石上有樹,樹前有石,樹遮不全石壁外露,所以樹與石風韻相濟,構成一幅幅美妙的圖畫.松樹瘦高挺直,還有許多不知名的樹木,頑強地生長在石逢里面,把山間染成一片綠的海洋.

 山下,金鞭溪的流水,帶一份清涼,嘩嘩地流淌,那是一首交響的樂曲.山間的瀑布,扯白練,撒珠玉,流瀉到人的心底.索溪湖的碧波,映照出山的螺髻,能把山峰擬成歌曲,把白云化成詩篇.

 我們爬天梯,觀云海,這樣的山色美景讓人心曠神怡.山下霧綿綿,山上卻晴日朗照,和煦熙熙,俯瞰的愜意尚未散去,一路閑情漫步的流云卻竄入眼簾,高突的群峰竟恍若大海里的礁石,隨著森林和云霧的起起伏伏,時隱時現,盡顯壯闊,幻若仙境,放眼盡是跨入云天般的美意.

 這里不但是山的海洋,也是游客的海洋,光進山排隊就用去我們的許多時間,聽導游說起,這里的旅游旺季一天的接待量是十多萬人次,在張家界,看過許多,也想了許多.我覺得,這里的景,是自然造就的,更是人心成就的.這神奇的、世界獨一無二的峰林,不能種糧,不能吃,不能喝,以前,人們自然把它看作荒之地.最出名的電視劇《烏龍山剿匪》便是它的寫真,歷史上曾有很多土匪在這里活動,一般人把此地當窮山惡水.那個時候,有誰會去欣賞它的美麗.只有到了人們有了一定的物質基礎以后,社會發展到都市人想避開塵世返樸歸真的時候,發展到社會的富余和平安足,把人們從辛苦勞作中解放出來追求精神享受的時候,這美麗的面紗才真正地揭開.


 旅行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,但盡有美麗的風景來作為回報.臨行的時候朋友說:什么樣的山都是一樣的,我們本身就是大山的孩子,還要走那么遠的路到另外一個地方去看山,不值.我沒有反駁,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美麗中,而我使終覺得,景,最終美在看景人的心頭,所以每個人對出游的目的不一樣,身體感受到的跟眼晴看到的美麗也不一樣,這也許是源由一種心中的景,一種發現的美,也是一種源自于每個人不同角度內心所審視的的美麗吧.

 

  陪我們游玩了六天的陳導和黃導也在這個時候跟我們道別的了,陳導去過很多的地方,當聽我介紹起騰沖來,滿懷期待之情,說將來一定會去,坐在武陵源河邊的酒吧里,我們隨同一起唱著我在騰沖等著你,看著陳導跟黃導不忍分別的依依之情,我心頭輕吟著白居易的詩句“遠芳侵古道,青翠接荒城.又送王孫去,萋萋滿別情.”,心中滿是“萋萋”的別情.在武陵源河邊酒吧里面,最后又望了望那靜寂的山巒,它們此刻都默然了,無語地望著我,似乎也不愿我們離去.七彩的霞燈像胭脂似的,濃濃的涂在黑暗無際的天邊.2012年6月17日張家界的月暉灑在黑黑的山頂,也最后一次灑在我的身上